第一章 是人是鱼是李如是

大衍四十九年,冬。

大雪纷飞,冰封万里山河。

陵江河底,一群锦色江鲤悠然游曳,其中一条灵性十足的锦鲤远远吊在后面,黑珠金底的鱼眼里满是迷茫。

李如是穿越了,做梦都想不到穿越成了一条鲤鱼。

依稀记得前世半夜野钓,分神滑动手机转发了锦鲤求好运,而后不甚失足落了水,再次醒来就化身成鱼,来到这泱泱大河中。

做了半辈子人,做鱼还是头一遭,余生漫漫,鱼生灰暗,心里落差不可谓不大。

可人也好,鱼也罢,求生乃万物本能,李如是调整好心态,混迹在鱼群中,学习着它们的生存之道。

头顶便是三尺寒冰,隔绝了外界的一切,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,对他来说还是个谜。

前方传来一声声沉闷的敲击声,吸引了鱼群的注意,鱼群调转方向,上浮向声源寻去。

有人在凿冰!

李如是反应过来,摆动着鱼尾跟了过去。

果然不出他所料,前方不远处的冰层裂开细密缝隙,一声强过一声的敲击声回荡在河中,不多时,伴随着一声闷响,冰层被凿出一个豁口,河水在压力下喷涌而出,将豁口冲的又大了几分。

敲击声并未消失,反而愈来愈密集,豁口也在不断变大,直到一丈见方时才停止。

鱼群围堵在豁口处,昂头呼吸着新鲜空气,翻涌的河水也渐渐平息下来。

“噗通”一声轻响,一个鱼钩连着丝线被扔入了鱼群中央,鱼群一阵躁动后凑了上去,旋即一脸嫌弃的离开。

李如是来了精神,作为一名资深钓鱼人,对各种鱼饵有着莫名兴趣,能让贪吃的鲤鱼如此嫌弃的饵,倒是不多见。

仗着滑溜的游姿,毫不费力的挤到前面,看清鱼钩后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直钩,无饵!

李如是不淡定了,瞬间想到一句流传千年的谚语。

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!

莫非穿越到洪荒世界,遇上了正在垂钓的姜子牙?

正沉浸在遐想之中,鱼群忽然一阵躁动,挤着发呆他凑到钩子上面,好巧不巧的将直钩卡在了鱼腮上。

完了,挂钩了!

与此同时,鱼线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,拉着他跃出了冰窟窿。

“神了!直勾真能钓上来,那老道士没骗咱们,小姐有救了!”

李如是重重摔在冰面上,还未感受到北风萧瑟,便被一个小厮捧入怀中,挡住了严寒侵袭。

“咳咳,好漂亮的鱼儿。”

冰窟窿旁,一位裘袍少年扔下鱼竿,赞叹道。

李如是打量着主仆二人,心里直打鼓,看着两人复古衣着,穿越实锤无疑了。

可这两人怎么看都和姜太公扯不上半点关系,裘衣少年不过十六七岁模样,面容俊秀,只是脸色苍白如纸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。

而抱住他的小厮生的五大三粗,黝黑健壮,一直憨笑不已,哪有半点高人模样。

“阿奴,快些将鱼儿放进木桶,莫要伤着它。”

“放心吧少爷,这可是我们白家的救星,阿奴宝贝还来不及呢。”

小厮小心翼翼的将李如是放进脚边的木桶,又舀了半桶水,这才提起木桶跟着少年往岸边走去。

河岸上停了一辆马车,车顶上积了一层薄雪,棕色大马打了个响鼻迎接二人归来。

少年抖落身上的雪花,接过木桶提进了车厢内,车内生着一团炉火,将不大的空间烤的暖如初春。

李如是团在木桶里,感受不到半点暖意,他算是明白了,这两人是专门冲他来的,听他们谈话的意思,似乎是要用他救人。

听着像是好事,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

可是,怎么救?

一条鱼能怎么救?煲鱼汤?充饥救人?

没道理啊!

看那少爷穿着和这辆马车,不说大富大贵,怎么也不像缺衣少食之人。

况且费那么大力气凿冰,就钓他一条鱼,属实过分。

他也试过逃跑,可那小厮力气惊人,抱的他动弹不得,现在更是装桶上车,彻底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。

“鱼儿,家姐病重,危在旦夕,捉你来此也是无奈之举,若你真能救家姐性命,我定会为你立牌上香,年年供奉。”

少年剑眉轻锁,愁声轻语。

李如是确定这番话是对他说的,马车内除了他就剩自己这条活鱼了。

那小厮在车外挥舞着马鞭,正驾驭着马车疾驰。

少年这番话说的是好听,可听的他毛骨悚然,什么立牌上香,还年年供奉,这是要他老命的节奏啊!

“我特么不去,这不是去水里的车,我要下车!”

李如是撕力大喊,却张口吐出一连串的泡泡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少年看着不断冒泡的木桶,脸色更是多了一丝虔诚。

“仙鲤有灵,老道诚不欺我啊!”

李如是心若死灰,认命般翻着白肚皮漂在水面上。

这一幕可把少年吓坏了,扯着嗓子喊到:“阿奴,再快些!”

“好咧,少爷!”

小厮一扬马鞭,大马四蹄飞扬,速度又快了几分。

颠簸了有半个时辰之久,马车总算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。

朱红大门打开,两个丫鬟匆匆迎了上来。

少年掀开车帘,提着木桶下了车。

“快带我去见李道长。”

“回少爷的话,李道长已于半个时辰前离府了,他走之前吩咐我们将这个锦囊交给您。”

其中一个丫鬟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绣袋,双手递到少年面前。

少年顺手接过,从中掏出一张卷轴展开细细查看。

“走,去厨房!”

少年看完喜上眉梢,带领着下人匆匆走向内府。

李如是听到厨房两个字,心顿时凉了半截,这特么真是要将自己煲汤的节奏啊!

少年步伐急促,手中木桶剧烈摇晃,不一会就将桶中的李如是摇的晕头胀脑的。

李如是再次清醒时,发现已经躺在了砧板上,面前少年举着明晃晃的菜刀,露出了狰狞的微笑。

吾命休矣!

李如是绝望的想闭上眼睛,却发现没有眼皮闭不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手起刀落,砍在了自己嘴边。

嘴角两边一凉,似乎什么东西被砍下来了,可又没有想象中的痛苦。

正迷惑间,少年捏着指头在他嘴边捡着什么。

一根,两根,四根。

这是……鱼须!

少年如获至宝,捧着鱼须匆匆出了厨房,一干随从紧跟其后,眨眼间走了个干干净净。

偌大的厨房空空荡荡,安静的渗人。

李如是感觉在鬼门关晃悠了一圈,整条鱼都不好了。

暂时是安全了,可是等他们回来,自己还是挨宰的命。

这里绝非久留之地,可他没手没脚自救都是奢望。

虽说还能依靠尾巴跳几下,也不过是挪了个位置而已。

更何况,砧板旁边就是一口大锅!

一个跳的不好,直接翻锅里就更完犊子了。

到时候起锅烧油,直接煎至两面金黄了!

李如是死心了,放弃了挣扎,挺直身躯等待着刑期来临。

等待永远是漫长的,内心煎熬的痛苦已远大鱼须断裂的创伤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他心态将要彻底崩溃的时候,脑海中突然爆发巨响,一座石碑缓缓凝实。

激活成功。

「功德碑」

功德值: 1 (余值:1)

可兑换:人形。

李如是看着碑上简单的两行字,顿时欣喜若狂。

系统可能会迟到,可它永远不会缺席!

外挂,它来了!

兑换,兑换,兑换!

李如是疯狂默念兑换,石碑在千呼万唤后终于变幻字迹。

是否消耗功德值兑换人形?

注:1功德值可兑换人形1小时,时间消耗完毕后自动恢复本体。

注:再次召唤功德碑可提前恢复本体,剩余时间保留不消失。

李如是粗略扫了一眼,默念确定兑换。

脑海中顿时再次巨响,一团璀璨光芒由内出,笼罩整个灶台。

片息之后,流光散尽,一位翩翩少年立足于案板之上。

李如是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,来到墙角水缸旁俯身望去,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倒映在水面之上。

好一个翩翩美少年,比起前世颜值丝毫不遑多让。

李如是很是满意,比起颜值,他更满意的是身上这金丝红线的月白袍,低调奢华还不失内涵,配上他挺拔身姿,更是衬托出了几分出尘之气。

而且这身衣服和他有种血肉相连感,看着熟悉的颜色,心中微动。

这件衣服莫不是鱼鳞所化?

这时,左手手腕忽然传来一阵酥麻感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李如是好奇的卷起袖摆,发现手腕上多了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,印在皮肤上的几个数字让他有了紧迫感。

00:58

这是……人形倒计时!

数字清零就意味着他会恢复鱼身,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到河里,功德碑的事等到安全后再慢慢研究。

还未等他走出厨房,门外就传来密集的脚步声。

李如是一惊,硬着头皮走了出去。